七月的理想

三千多年前的一个七月,其实是夏历的七月,相当于现在的八九月,一颗大火星向西移动,预示着天气就要转凉,于是人们把它编成了歌,“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”意思是说在夏历七月,天气渐渐转凉,每当黄昏的时候,可以看见大火星从西方落下去。到了九月,就该准备衣服,准备迎接寒冷的天气了。

可是那时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,地球还有另外一端,澳洲的七月还是冬天,但是马上就要转暖了。

澳洲南端的一个城市里,住着一个中国来的留学生,这个学生正裹着被子坐在床上上网,一边读着春秋战国的故事,一边喝着可乐,一边还思索着中国的历史和未来。

他据说是已经研究生毕业了,但是投出去的简历没有一个回应,因此还做着一份与他学历不符的餐馆洗盘子的工作。但他自己回头想想,其实也相符,研究生是个学历,又不是能力,毕业的前一天和后一天,能力又没变化多少,为什么就不相符了呢?

又想起上次在华人区碰到的那个买电脑配件的墨大计算机研究生,看着他奔忙的窜上窜下,不免的叹口气,哎,天凉好个秋啊。

人生一大苦在于选择,而且是选择不可预知的未来。七月摆在这个学生面前的最大的选择,就是回国还是继续留在这个冬夏颠倒的地方。

于是他开始看水晶球。要么是魔镜?

1917年的七月一日,一个叫张勋的人留着辫子把12岁的溥仪架进了北京宣布复辟,然而只过了12天就被打退,这场闹剧,以闹剧收场。(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其实也是以闹剧开场的……)

1921年的七月,中国爱友联多发言党成立,我干脆称之为爱多党,在23号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,会开了七天后,在法租界开会时被侦探发现,于是全体与会人员果断的转移到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,开完了剩下的会,制定了一系列纲领……(可见当时的全国代表大会的人数之精简,放在现在开全国代表大会,一个航空母舰都装不下。)

我党在经历了八十多年风风雨雨后,终于长成了现在人数超过七千万的大党。看来风雨真是滋润啊。

1927年7月,我党开始策划一场起义,也就是后来的八一南昌起义。已经过去了八十年,七一八一这些节日,对我们后辈来说真的不知道该怀念些什么,放假也轮不到学生,或许只能为我们带了一场每年大同小异的文艺晚会,每年看着一些军人打扮的歌手在台上放歌,“你不扛枪,我不扛枪,谁来保卫祖国,谁来保卫咱妈……”反正我估计不会是那个唱歌的。

在我党刚刚16岁的时候,1937年七月七日,日军发动了卢沟桥事变,同年同月底,京津沦陷。伟大的祖国就这样被小日本儿蹂躏了。那留学生想拿起魔镜来把水晶球给砸了,对不起,按说拿球砸镜子比较好砸。但是他还是忍住没砸,在水晶球的控制面板上按了一下“〉〉”快进。

时间来到1945年7月,美国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,同月波茨坦公告发表,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,倔强的小日本宁死不屈。结果在接下来的八月,被两颗原子弹打得终于又死又屈了。

到1949年7月的时候,三大战役已经结束,百万雄师已过大江,新中国即将成立,毛主席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,我党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准备开始大搞国家建设了。

又过了4年,1953年的七月,在板门店签订了朝鲜停战协议书,以美国为首的多国维和部队撤军。中国的抗美援朝取得胜利。后来一直有人质疑抗美援朝的必要性。但是根据最近研究春秋战国的诸侯战争发现,朝鲜战争中国必须出兵。虽然当时的中国可能比不上春秋初期的齐或者晋,但是楚国攻打郑国的目的一目了然,想控制中原,就是想北上统一天下,晋国必须下去制止。不是为了维护地区稳定,也不是为了尊严,而是为了保护自己!

时间到了1976年7月,这一年有三位中国领导人去世,同年七月又爆发了唐山大地震,我想一个国家之至衰,也莫过于此。然而从那以后,仿佛衰尽运来,(应该是否极泰来),中国一步步走向强大了。

1987年7月15日,台湾当局宣布解严,这一天的重要性可能人们无法想象,但是当台湾和祖国统一以后,台湾的思想逐渐和大陆融合的时候,我们就能看到她的重要性,同时开始尊敬和佩服蒋经国先生。

1997年7月1日,香港回归。作为一个中国人无限的自豪感就在这一天爆发。直到去年去香港的时候,看到紫荆广场的鲜艳的五星红旗,听着商场里服务员的流利的普通话,我对祖国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。

2001年7月13日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北京申奥成功。我不知道为什么申请举办奥运会成功,大家会这么兴奋,或许是被世界的认可,中国是走入世界的主流了,但这真的是不自信的表现,我们会被世界认可的。同一年中国足球队第一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圈,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,我想一个国家之至走运……这还远远达不到。

2002年的7月7日,终于出现了留学生自己,他参加高考,并考上了大学。2004年7月,他奔赴澳大利亚;2006年7月他本科毕业开始读研究生;2007年7月25日,他坐在电脑前开始裹着被子写文章,一边上网,一边喝着可乐,一边还拿着水晶球和魔镜思索着中国的历史和未来。

而他现在也在思考自己的未来,或许在2009年或者2010年的某个七月,他将义无反顾的回到祖国,带着他的理想,加入爱多党,也或许不加,但是他将肯定会在这片伟大的土地上,辛勤耕作,为之奋斗一生。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6+00:00 七月 25th, 2007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