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尔神经

一、证据

前段时间突然冒出个想法,想找到我爱王佳的证据。于是我给自己规定,晚上做梦一定要梦到王佳。但是很不幸的是,一个多星期以来,都没有梦到。

哈哈一笑,那看来我是不爱她的。

王佳看了估计又要哭笑不得,那我也没办法,呵呵,晚上梦不到你,以后白天补偿喽。

二、 老实

我是说我自己。老实说,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老实。

三、随便

我这个人的两面性。

在大部分大学同学眼里,我挺随便的。无论他们说什么,我都会同意。他们提出个什么意见,我都会说一声:“随便”。

但是在中学同学眼里,我可能还是要求挺多的,一般会自己提出意见。因为有一次我和海豹小强三个人,要从矿务局到机厂,我问他们怎么去,做公交车还是骑自行车?他们两个人都回答:“随便”。于是我们三个人步走去了机厂……

四、厚道

所谓厚道,跟老实和随便一样。

我说的厚道,是不喜欢耍小聪明的。本来在中学的时候,我可能是被认为耍小聪明的那个人。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不知道是遇到的人的地域不同,发现许多人比我更喜欢耍小聪明。

于是我变得厚道了。

做人要厚道。

五、孝

这个问题其实不必考虑得太早,但古人总是很警醒的给你来这么一句:“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”企图用伦理道德来束缚人。

但是我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。

跟父母的关系处的好,自然会对他们好。是好朋友也会互相帮助不是吗?何况是处了这么多年的父母。

企图用“孝”这个理论来约束子女的,是没有自信的父母。

所以孝这个词不好听,弃用之。不如说成是感情,或者外国人所说的“LOVE”,爱。

我们有爱,怕什么!!

六、民族感情

最近闲来无事的时候,就学学日语和韩语。然而学着学着不由得生出一股怒气来。

我泱泱中华大国,却去学那些边陲小国的语言,况且他们的语言都是对我中华的语言多有借鉴。

为什么要去学?不学了。于是把书本一丢。就忘了当时要多学几种语言的初衷。

到后来也就真的忘了,我为什么要去学这些乱七八糟的语言?谁能给我一个答案……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5+00:00 三月 8th, 2008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