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三)

既然今天拿起键盘了……
就多写点吧,全写完算了……
 
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高中篇)
 
是我最后的同桌们了,大学以后再无同桌的概念……
 
只有同chuang…… 
 
一、张雁荣
 
前面我已经说过,我认为全班那么多人,老师能把我分到跟她同桌,这就是缘分了。她在我的左手边,而我的右手边就是放清扫用具和垃圾的橱子,这也是缘分。
 
当年我,张雁荣,还有歪歪三个人经常打赌,比如赌考试谁排名靠前,什么的,到现在我家里还保留着那张三个人都签过字的协议书。歪歪还是把他那个亮字的尾巴甩得很长的写法。
 
高一的生活确实无忧无虑,结识了许多新朋友,准确地说是玩伴,比如还要重新适应班里每个同学踢足球的风格,等等。我认为中学的同学,在中学的时候都是玩伴,毕业了以后才成为朋友,还有其中有些是兄弟。
 
而张雁荣,可能是那时除了以前就认识的几个女生之外,我接触的唯一一个女生。估计我也是她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之一。如果你不相信日久生情的话,我也没办法。可是事实摆在眼前。
我发现只要跟我做过同桌的女生,都跟我处的非常好,而且只要时间够久,感情一定会升级。就像我的最后一个同桌,王佳,最终成了我的女朋友。没有什么谁追谁,谁喜欢谁的问题。就是日久生情,两个人对对方的好感日益增加,最后就成了……
 
好了转回到张雁荣,我想说的是如果我和她一直做同桌到高三的话,可能整个情况就不是现在这样了,呵呵。而我们高一下学期期中考试完后,就被老师调开了,从那以后,接触的机会少了,自然而然,关系也就淡了下来。这也是缘分,无缘,我把所有一些我不能解释的东西统统推给它……
 
我还能依稀记起跟她之间发生的一些琐事。
她很少听音乐,于是我把两盘世界名曲的磁带借给她听,帮她培养点音乐细胞。
她上自习课在写周记,我也想写,但是实在没话可说,于是我就看着她写了个题目《看张雁荣写周记》……
年级要踢足球联赛了,我也要上场,张雁荣给我递了一个小纸条,里面写了许多鼓励的话,当时看了很感激,却始终没走过去跟她说一声谢谢……
……
 
很多。
 
后来,在她生日那天,我已经不是她的同桌了,我和梁宇两个人唱了些歌,录了一盘磁带给她。
 
而在我过生日那天,她送给我一只亲手编织的船,用小塑纸片,一片一片插起来的,很大一只,船底还有我名字首字母的缩写。而我当时傻乎乎的就接受了,直接用手拿了过来,并没有异常兴奋的表情的言语还给她。
而这次过年回家的时候,发现那只船已经支离破碎,黄的紫的小塑纸片散落袋中,差点被我妈扔掉。在我的阻拦下,终于留了下来,但毕竟已经破损,桅杆已经折断,无法再复原了……
 
看着那渐渐逝去的同桌的友谊,有点难受。但是又能怎么样呢?
 
再后来,她去了文科班。再再后来我上了大学,给还在补习班的她写过信,再再再后来,就没什么联系了……
 
我对同桌们都没什么别的祝福,都是祝她们找个好男人吧,希望遇上一个关心你爱护你的男人……
 
二、高梅
 
记得肯定同桌过,但仿佛那时我跟另一边的同桌韩华交流更多一些……
 
对不起了……
 
三、徐霞霞
 
也是对不起。跟徐霞霞同桌的时候,仿佛她能见到我的时候并不是很多。那段时间我每天基本只上早上前两节课,上完课间操就会一个跑到女生食堂去看书。或者跟海豹翻墙出去玩电脑……
 
就是那个时候跟海豹玩得最多的时候,所以也忽略的同桌……
 
对不起……
 
四、昝燕
 
其实昝燕跟我坐同桌的时间长度,跟王佳是一样的,但为什么没有和昝燕培养起感情?这说明缘分虽然天注定,但是个人还是有一定选择空间的……呵呵,狗屁。
 
昝雁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和小干两个人背古诗了,像吵架一样,而且是两架机关枪在吵架。两个人背起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旁边围观者一片。“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。”,“越人语天姥,云霞明灭或可睹……”待昝雁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句一出,周围叫好声一片……
 
昝燕也是好女孩,其实对我也不错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有时候挺小气,呵呵,跟她借点东西不给借……
 
借个东西要求半天……
 
跟王佳就不一样了,我从前总是很小心,跟她借半块橡皮,结果她拿一块橡皮就丢了过来,借就借一块嘛,还给你掰开呀?……
 
(戏剧效果,戏剧效果……)
 
五,王佳
 
重点人物出场,但是只有两句话。
 
从高二开始,是“好朋友”。高三毕业后,去掉那个“子”。直到现在。
 
对她,太多的话,不能用言语表达。
 
 
 
 
总结:
 
没想到这么快就写完了,我早上动笔的时候还想着不知道要写几天呢,记录我从上学以来的同桌,整个一天,又把自己带到了回忆里。挺好啊,出国以后我就经常会回忆回忆以前的生活。以后的生活太多未知,不想想。
 
感谢我的同桌们对我的帮助,知道我还记着你们,应该挺欣慰的吧,哈哈。
 
怀念我曾经的同桌们啊,大学以后再无同桌,只有同窗……
By | 2017-06-07T13:59:46+00:00 四月 2nd, 2007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