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二)

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初中篇)
 
这么快都到了初中???……
 
是啊,这么快就大学毕业了呢……
 
96年初中入学,到现在已经10年多了。
 
其实很多初中同学们都还基本保持联系,但是唯缺我几个同桌。可能是我初中住校,就和宿舍的兄弟们走得比较近,忽略了上课时的同桌。即使忽略也写一些吧,毕竟基本上是抄了她们三年作业,没有感情,也有恩情啊……
 
我初中的时候身高全班男生中最矮,于是当仁不让的坐在了第一排!好像初中三年都是在第一排……所以跟我同桌的女生,基本代表了全班女生的身高最低水平……
 
一、尹冬梅
 
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有一股韧性和傲气。一剪寒梅,敖立雪中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但是内里又很柔和,唯有暗香来。
 
尹冬梅是几个最初不合作者之一,还有一个是后面要提到的李黛慧。什么不合作?当然是抄作业啦。但是我说最初不合作,意思就是最后基本还是都给我抄了……
 
尹同学从初一进班开始,就是全班学习第一名,但是仿佛后劲不是很足,成绩逐渐下滑。
像后劲比较足的许晓静同学,一下没杀住车,就冲进北京大学去了。
但是其实说实话,我作为一个男人,不是很喜欢太强的女人,呵呵。在强女人面前有自卑感。尹冬梅挺好,现在见了她可以谈笑自如,关心关心生活。
初一的时候我真的是抬起头看她的,我是说心理上。虽然我不高,但是她比我还低……
 
尹冬梅现在还能联系上,前段时间在大西北修铁路,虽然不用她动体力,但不用说我也能想象到一定挺艰苦的。跟她偶尔聊聊QQ,聚会也可以见面,就不表了,更多情况待以后联系吧。
 
二、李婷
 
有很多初中的同学都已经不知道我们班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。当然,我不可能不知道。
因为我们都来自机厂小学……啦啦啦啦啦啦……
 
对她也没有太深的印象,只记得做四方操的时候,(一种团体操,下面的人表演很傻逼,据说只有主席台上的人才能看出效果,我怀疑是不是跟朝鲜学的。)我和她握手,开始不太好意思,后来见其他人都握,我们也就自然的握了,说实话,那是我第一次握女生的手……
(出了一手汗……)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二)
 
再后来,一次过新年的时候,她送给我一张贺卡,一打开里面就会放东方红的音乐。但是里面有一行英文字,我直到上大学才看懂。是说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之类的话,还有更进一步的意思,我就不说了。是原本打印在贺卡上面的,我不知道她当时懂不懂那上面的意思,还是无心买到的……
我当时是真的不懂……
 
三、刘晓茜
 
准确地说,没和她做过同桌。好像是中间隔着一个人。拉她进来很勉强,但是也是现在失去联系的同学之一,就回忆回忆吧。
 
初中的时候,刘晓茜已经出脱的很漂亮了,其实小学就很漂亮,但是没有接触过。现在许多年没见,应该是更漂亮了。
 
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学校组织过一次数学竞赛和作文大赛。我是数学竞赛第一名,而刘是作文大赛第一名。我们两个名字并排被放在红榜的第一排,那个光荣啊……当时就很想会会这个刘晓茜,没想到上初中居然分到了一个班里……
 
在初中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整个人对刘晓茜的看法完全扭曲,原因只是她在元旦晚会上跳了一段迪厅里的劲舞。我当时就在质疑她怎么会跳这种舞?难道是经常去迪厅?其实我忘了自己也去过迪厅,否则怎么知道这是迪厅里的舞蹈……汗……
 
总而言之,我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,认为是堕落了的表现,而且从那以后对她的态度很恶劣。
现在想想,自己那时真的是搞笑,幼稚的就像老罗他妈一样,看到喇叭裤就恨之入骨,非要剪掉……其实人家喇叭裤何错之有???
 
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没有给她好脸色。现在跟她道歉,当然没必要了,都过去好久了。初中毕业后,又在南郊的街头见过她两次,出国前还见过她一次,听说她在当时在雁北师院。互相祝福祝福。她听到我要出国的消息,也马上给我祝贺和叮嘱。我想通之后,两个人又能坦然面对对方了,我想我们还算朋友吧。
 
四、祁婷婷
 
按说我能记起来,应该坐了挺长时间的,但是我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事。只记得当时我不知道是青春期异常反应还是什么原因,表情很严肃,然后她无论说什么好笑的事,我都不怎么笑。然后她就跟我说:“装什么深沉!?”然后我再回她一个更加深沉的脸……
 
以至于后来坐在我后面的杨帆给我写毕业留言的时候都说,以后别那么深沉……
汗……
我发誓,那段时间是我这辈子以来最深沉的阶段了T……
 
祁婷儿后来就和老魏谈恋爱了,算起来,到现在也快十年了,啥也不说了,祝福。
 
五、李黛慧
 
终于写道第二个不合作者了,不给抄作业不说,还经常对我大吼大叫……
后来是给抄了作业,也要大吼大叫一番……
反正我经常很幸运,同桌一般学习都还不错,所以抄作业抄得比较放心,基本符合我的水平。然后我又不是干抄,同时带有纠错功能,所以感觉自己也能学到一些东西。这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典型。
 
对于李黛慧,记得最清楚的是她给我讲一个苍蝇人的电影,超恶心,然后她还讲的津津有味……
咽一口唾沫,我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二)
 
还有经常她给我讲一个搞笑的事,然后我没听懂,她自己哈哈大笑,然后看到我不笑,还要大声斥责,搞得我最后看到她笑也要马上跟着笑。哈哈哈哈……
然后被怒斥,加拳脚,“笑得太假啦!!!!!!”……
 
 
没办法,初中时候就是这么有趣,我现在很难这么大声的笑出来,所以怀念……
 
六、杨靖娴
 
我很佩服自己能记得这么多同桌的名字。我自信名字都没有写错。
 
杨靖娴是个文静温柔的女孩,很顺从的给我讲题。(偶尔会学李黛慧,不过极其少见。)
偶尔我也会给她讲题,比如她死活搞不懂二次函数的那条抛物线,被我花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,给她教会了,什么开口大小,方向,顶点,之类的全部搞清楚。然后她一脸正式得跟我说:“谢谢。”我茫然……“同桌还说什么谢谢,呵呵……”
 
后来上高中后,突然听说她学习变强了,居然在八班成绩还挺靠前,一下令我刮目相看。这女子不简单……
 
没什么说的了,就把下面这首最通俗的常给同桌的歌,唱给她吧。
 
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
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
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
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
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
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
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
你也曾无意中说起喜欢和我在一起
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
你总说毕然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
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
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
从前的日子都远去我也将有我的妻
我也会给她看相片给她讲同桌的你
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
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
啦…….啦…………..
 
 
 
 
p.s.初中和高中是我到现在为止,感觉最黄金的岁月,那些感情想以后是不可能再有了,只能怀念了,看着那些散乱的文字或照片……
 
初中同学里,由于宿舍兄弟们和后来高中的缘故,走得比较近的除了宿舍兄弟们,就都是第二排和第三排的女生,但是现在还都联系着,就不必回忆什么了,以后还要见的,不是吗……
 
 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57e7d45a010007yf
写写我曾经的同桌们(三)
By | 2017-06-07T13:59:46+00:00 四月 2nd, 2007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