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后更加闪亮的东方之珠

(本文为友联征文的助兴文,题目《十年》)
 
 
 我本身是不喜欢写命题作文的,因为它总让我想起中学时代的语文考试。但是这次例外,因为出的题目正好撞我枪口上了,我上个月就想写的,结果一直留到现在。

大家看了题目,也知道我要写的是香港。上个月里刚刚举行了回归十周年的庆典,有人欢欣鼓舞,也有人不甚满意。我在这里只是写一写我去年去香港所看到的和经历的东西,以及对这个特殊城市的一些感想。

最早关注香港,就是在97年香港回归的前夕,我因为要参加一个迎香港回归的演讲比赛,而查了许多关于香港的资料,最后证明查的那些资料还是有用的,呵呵,因为演讲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。那时的感觉,就是香港是一个很先进的城市,社会政治都和我们完全不同,但是他马上就要回归了,属于我们了……

后来的感觉,就像是在打网络游戏,而中国把香港这个很有潜力的游戏帐号让给英国去带练,然后练到很高级别的时候,再要回来。

但是由于不是自己一手打的,刚要回来的时候还有些不会操作,所以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。而现在十年过去了,摸索磨合的非常之好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香港就会完全的发挥出自己的实力。

记得前几年看台湾管理学大师余世维的讲座中提到过,他在国外曾经碰到有人把华人(Chinese)分为四个等级。第一等是新加坡华人,素质非常高;第二等是香港人,也很不错;第三和第四则是台湾和大陆人。首先不去讨论这种划分是否科学,但这反映出了一个普通外国老百姓的真实想法。

其实在我对新加坡和香港的观察,没有发现新加坡比香港强在哪里,也可能是我在新加坡停留的时间太短,还没有体会到她的好处。

但是至少说明新加坡和香港华人在国际上,是给中国人长脸的。

所以当时香港回归的时候,我们就提出“香港明天会更好”的口号。中国是一个爱面子的国家,而香港,就是中国的面子。

97香港刚回归时,刚好爆发了亚洲金融风暴,席卷整个东亚。正是中国的硬撑,保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,和给香港极大的支持,才保证了香港没有被打垮。当时为了维护香港联系汇率,中国政府出台了一项举措:把中国几乎最好的公司拿到香港去买,而且买一个相当便宜的价格,条件只有一个,就是必须用港币来买。正是这样,才吸引了欧美的投资人把美元换成港币来买1.6港币一股的中国石化。这些损失谁来但呢?整个中国来担!

而当时的东南亚其他国家,已经被吹得东倒西歪。后来在报到时,国内的媒体还努力鼓吹中国没有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,其实何止被影响,而且很大。导致了大面积的工人下岗,在我家乡的工人不愿下岗而卧轨自杀的都能排一公里……

而2003年的非典风暴,更是把香港和大陆摧残的厉害,索性我们都挺过来了。

而迪士尼乐园本来要建在上海,硬是被香港抢了去,为香港的旅游业又增加了新的吸引力,同时也解决了一些失业问题。

其实这些都还不算什么,说到中国政府给香港的好处,后来这些都是小恩小惠。其实那些大的优惠早已写在香港的《基本法》里了。比如香港不需要向中国政府纳税;大陆向香港提供淡水;驻港部队的消耗全部出自中央政府的财政预算,一分钱不花香港人的。

这些为了讨好香港人的做法,连有些香港人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自己不但不用向中央政府交税,而且免费使用着由大陆纳税人供养的驻港部队。

中央政府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还不是为了给其他国家看一看,香港在中国人的手里也能治理好!!

现在回归已经十年了,香港没有让我们失望。我去年去香港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,便利的交通,栉比的高楼,商场里的售货员用流利的普通话跟顾客们交谈,人们彬彬有礼,一个和谐的社会。

站在尖沙嘴隔着维多利亚湾眺望对岸的繁华,感受我们中国也有可以跟全世界叫板的城市,那种感觉很激动。

下一个十年,希望香港能够把更多先进的思想传入大陆,更多的为中国与世界沟通。

而事实上,中国已经不比以前,已经几乎跟世界融为一体了,但是香港的地位依然无法取代,一个更方便的桥梁,一条更快捷的通道。

香港的制度要保持五十年不变,那就期待着四十年以后,我们国家每个城市都不逊于香港,那时的香港,才算真正的回归。

半夜写的脑子就是不太清楚,下篇助兴一定要在白天写……

给个链接,我的
归故土记之香港

后记:

刚才跟梦交流的时候,她就说过,我这篇文章找不到重点,其实我自己也找不到重点。

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思考的一直是香港怎样回报的问题。

中国政府付出了这么多,香港拿什么回报呢?50年后?

是不是给香港的压力太大了。

有一句话叫,对你越好,越感觉难受。香港可能会有这个感觉。

大陆总是不信任香港,香港也总是怕大陆图着什么。

我是这么想的,但是写到文章最后,没敢写出来。有些狠话,不好写出来。

所以这篇文章看完以后好像什么也没说。

我是希望大家可以自己想想,香港到底要怎么做……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6+00:00 八月 18th, 2007|blog, 杂谈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