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历史武侠]鱼肠剑(上)—-出鞘

“什么?要饭的?看我穿得破破烂烂?告诉你,我以前的主人很厉害的。他是吴国现在的大王,名叫阖庐的,听过没有?”

“你主人是阖庐?我主人还是周天子呢。哈哈。”周围的齐国人都笑了起来。

呵呵,不相信就算了,我也懒得理他们。其实齐国在晏子的治理下很平庸,但是我现在就喜欢平庸的生活。

我在阖闾身边当了十几年的跟班,现在年纪有点大了,就跟大王说想退休,大王平时看起来很凶,其实对我们跟班的还是挺和蔼的,不仅让我们走,还给了不少钱。我这一辈子没怎么见过钱,但是大王给了我一些刀状的钱,这些钱是可以在齐国用的。

其实我离开大王也并不完全是因为年纪,而是最近一直在做恶梦。经常梦到那个场景,许多长铍刺进壮士的胸膛,鲜血顿涌,而壮士手里的剑也刺入了吴王僚的胸膛,剑锋穿过皮甲直透脊背,锋尖的寒光让人不敢逼视,然后我就被惊醒了。

我实在无法忘了那个场面。这么多年来,无论吃饭和睡觉,脑海里随时都会蹦出这个场景。食欲和困倦顿时消散全无。

而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我害死了壮士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那时吴王还不叫吴王,叫公子光。他喜欢坐我驾的车。因为我驾的平稳,而且马儿都听我的话。马儿都是我一个人喂的。从那时起,我就知道,吃谁的东西,就要听谁的话。

而壮士,本来就不叫壮士,他叫专诸。壮士说话的声音很大,像打雷一样,身形也是虎背熊腰,从背后一看就没人敢惹。但是他对人们并不凶,我从小就认识他,知道他有一副狭义的心肠。

有一次,我在街上看到他和别人吵架,壮士双目怒睁,劈手就要扭断对方的脖子,这时他媳妇来了。在背后一喊,结果他就跟着媳妇乖乖的回家了。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壮士这么可爱的一面,呵呵,这个人勇猛,但还是很讲道理的。

那段时间公子光要我到处打听好的宝剑。我不知道他要用来干什么,但其实这个工作并不是很难。只要我们有钱。

我们吴国有两个非常著名的铸剑大师,干将和莫邪。我见过他们铸剑的炉子,可能有三个人叠起来那么高。旁边拉风箱的人拍成一排,整齐的喊着口号。但是公子光并不让我去买他们的剑,因为他们太出名了。

我于是偷偷的跑到越国去找另外一名铸剑大师,是莫邪的父亲,他叫欧冶子。听他的名字就很会炼铁吧。他铸了好多剑,还都起了很好听的名字。比如什么“龙泉、泰阿、工布”,还有什么“湛卢”、“巨阙”、“胜邪”、“鱼肠”、“纯铭” ,等等。

我帮公子光带回了两把,“鱼肠”和“胜邪”。

湛卢剑太过锋芒毕露,上面的龙纹,金丝,剑柄上镶的宝石,一看就是王者才能使用的剑,是欧冶子专门炼给越王的。但是此剑汇聚天地之灵气,得此剑者,若不是真豪杰,真天子,或许使唤不得。

而胜邪剑也很华丽,只是有些大,带给公子光或许可以在祭祀的时候用。

那个小小的鱼肠剑,很不起眼。又短又丑,而且没有剑柄,我不知道它能用来做什么。或许它叫鱼肠,可以用来烤鱼吧。

……

最近公子交了一个新朋友,他叫伍子胥。其实我好多天前就看到过他。

那天我在街上晒太阳。苏州城里水道细密交错,木舟穿梭来往。人们有搬运货物的,有买卖东西吆喝的,也有像我一样无聊闲逛的。但是远远的看到河道对岸有一个人身材魁梧,满脸英气,却坐在地上吹箫,向路人乞讨,仿佛已经几天没吃过饭了,肚子饿得瘪瘪的。

过了一会儿,天上下起了江南的杏花雨,霏霏淋漓,但是那个汉子丝毫没有躲到什么地方的意思。我本想去带他回家里避避,但是不知道什么来头的情况下,还是没敢做这个好人。

不过后来事实证明,我带他回去的话,结果也没有什么变化。最后他总是要认识公子光,然后帮助公子光变成吴王。只是我会更早认识他而已,而或许我会被灭口了。

我再次见到伍子胥时,他已经是公子光的好朋友了,可能是公子光也听说了这个奇怪的汉子。

我一直觉得他奇怪,他是楚国来的,长相奇怪,名字也奇怪。我一直认为,伍太小了,一个伍长不过只能管其他四个人而已。我要做步兵的话,至少要做百夫长。所以如果我姓伍的话,一定给孩子起个更厉害的名字,比如叫“伍佰”。

一天夜里,伍子胥偷偷的找我谈话,因为我是公子光身边人缘最好的,认识的人也最多。

他问我,认不认识一个人,身体健壮,武艺高强,又能吃苦,又有耐心,还深明大义,又有胆识。还说公子光的前途就在这个人手上。

我不知道他问这个人要干什么,但是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冒出来,于是脱口而出:

“专诸。”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6+00:00 八月 21st, 2007|blog, 文学原创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