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历史武侠]鱼肠剑(下)—-溅血

一定是伍子胥,一定是他。

壮士专诸的母亲很和蔼,而且知书达理,我之前是见过的。但没想到就这么去了,据邻居们说,他母亲去世前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,大体是:“要勇于追求自己的事业,成就自己的梦想,我不再是你今生的牵挂……”之类的。

其实伍子胥和公子之前就接触过专诸,并且和他讲明了利害关系。专诸是认可公子的,一直觉得公子比吴王僚要强,再加上公子声泪俱下的感人演说,专诸很愿意帮公子。只是一直由于母亲的原因,犹豫不决。

现在专诸再也没什么牵挂了,妻儿都交给公子,于是自己一个人跟着伍子胥到太湖的小岛上烤鱼去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那一天终于来了。公子要设酒宴请王僚。

那么王僚敢来吗?答案是不得不敢。

如果推辞公子肯定要翻脸。

于是王僚穿了三层的狻猊宝甲,卫兵从皇宫开始排列,一直列到公子的家里,街衢皆满,接连不断。连吃饭的大堂上,台阶上,都布满了王僚的亲信。百余名武士,操长铍,带利刃,不离王的左右。锃亮的青铜长铍烨烨的反射着太阳光,让人不敢直视。

一个献酒的仆人上来了,王僚的侍卫把他浑身上下搜了个遍,很好,没有一件硬物。放过去。

又一个……

……

一个接一个。

就这样,王僚在一杯接一杯的美酒中摇摇欲坠,大家酣畅淋漓之后,终于要等到专诸上场了。

其实专诸上场前,公子演了一出戏。公子并没有脚疾,但是这时却看起来很疼的样子,一瘸一拐的走下堂去,说是要出去包扎一下脚。但是他直接走下了地下窟室。

地下室在厨房的另一头,是一个挖出来的窟洞,窟里的火把烛光忽明忽暗,战士们整整齐齐的站成两排,手里拿着各种武器。公子在开最后的动员大会。

“今日非光贪位,实乃王僚之不义也。光权摄大位,待季子返国,仍当奉之。”

说等公子的四叔季礼回来,还是要把王位让给季礼的。季礼是大贤人,这么说大家肯定会相应。其实不这么说大家也会相应的,因为公子确实比王僚要强很多。

专诸上殿了,他手里端着亲手烹制的梅花凤鲚炙。像前面的人一样,要全面的搜身。搜身的时候,专诸和侍卫对看了一眼,那侍卫不觉得打了一个冷战,好像有点不对劲,然后又不想多看,看他身上没有武器,就放了过去。

两名持铍的卫士走了上来,用长铍顶住专诸的胸膛,专诸双膝跪地,一点一点的端着盘子往前挪。他面无表情,双膝磕在砖石上仿佛也不觉得疼痛,就这样走向王僚。

大殿外的天莫名其妙的阴了起来,乌云密布,空气开始变湿,狂躁的风卷着泥土的腥味冲进殿里来。

手中的炙鱼还在嗞嗞作响,一阵阵鱼香压过泥土味扑鼻而来,王僚有点忍不住,却又不敢大意。他把身子往前倾了倾,双眼一闭,吸一口气,用力地闻着鱼香。

专诸的手有些颤抖,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王僚。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,他还不知道手中掌着的,就是他这辈子的最后一杯酒了。

然而当王僚吐着酒气,睁开眼睛看厨师时,也发现了一丝不舒服的地方,这个人的眼神里透出奇异的光。突然间他察觉到了这是一股杀气,一股不可抗拒的杀气。

空中一声惊雷,在他察觉到了的同时,专诸手中的鱼已经被剖成两半,鱼肠剑出,一股寒光直刺王僚的胸前。

一声惊雷的响声是专诸发出的。吴王僚的酒全醒了,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出手,两名侍卫已经将王僚的面前护的死紧,绝对没有人可以抢身过来。

谁知专诸的胸,抵着两把长铍,将鱼肠剑送了出去,在自己的胸被刺穿的同时,把剑插入了王僚的胸口,从背后贯出。三层甲的皮衣,只留下六个大洞,瞬时被鲜血染红。

专诸的手松开了,他没有什么好遗憾的。士为知己者死,妻小已经托付给公子,只是可怜了母亲陪着自己死了,徒留了后世的一个虚名。

专诸的身体已经被王僚身边的武士扎得千疮百孔,然而却换不回王僚的性命。
吴王僚的眼睛睁得很大,仿佛至死都不敢相信有人能刺杀他,他就这样带着疑惑和遗憾,光荣的从历史舞台退下了。

大殿中乱作一团,公子已经带着甲士们从窟室里鱼贯而出。殿上铍戟相交,风声,金鸣声,杯盘破碎声,撞击声,哀号声,响作一片。

最终,公子的部队尽灭王僚的部队。

拨云散雾,太阳重新普照大地。王僚从公子家一直排到皇宫的卫士,成了迎接公子光登基的仪仗。

季礼当然再没有回来,公子光成了吴王阖庐。他厚葬了专诸,把他的儿子专毅封为上卿。从此在伍子胥的辅佐下,开始了与中原群豪的争霸。

他把鱼肠剑用函封了起来,表示永不再用此剑,也为了纪念壮士专诸。

再后来他灭了越国,得到了那把真豪杰才能使的湛卢剑,然而却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,也没有愿为他使剑的人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现在信了吧,我的主人就是阖庐。真是后悔啊,不该把壮士推荐给伍子胥这个家伙。”

我从吴国来到齐国,还不是拜伍子胥所赐,我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,他怎么会容我。

“专诸壮士,你在天有灵,就原谅了我吧……”

叮咚,两个小孩走过,我的面前掉下两块刀币。

(全文完)

故事就这样讲完了,“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”。专诸成了“天壤间第一激烈人”。

让我们看看太史公对最后专诸刺王僚的描述:

四月丙子,光伏甲士,於窟室中,而具酒请王僚。王僚使兵陈自宫至光之家,门户阶陛左右,皆王僚之亲戚也。夹立侍,皆持长铍。酒既酣,公子光详为足疾,入窟室中,使专诸置匕首鱼炙之腹中而进之。既至王前,专诸擘鱼,因以匕首刺王僚,王僚立死。左右亦杀专诸,王人扰乱。公子光出其伏甲以攻王僚之徒,尽灭之,遂自立为王,是为阖闾。阖闾乃封专诸之子以为上卿。

《史记·刺客列传》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5+00:00 八月 25th, 2007|blog, 文学原创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