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的结局

最近又紧张了,不知道要紧张到什么时候。我自己yy一下,大家别见怪。
 

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:两岸和平统一。

一国一制,先不讨论社还是资,大陆开放台湾的党派参与全国的选举,民主化上一个台阶,中国的整体竞争力大大进步。需要大陆和台湾的政党都努力。

我能想到的最坏结局:还是两岸统一,但是经过战争。大陆和台湾两败俱伤,大陆经过艰苦的战争终于拿下台湾。还是一国一制,台湾的民主体制一去不复返,成为大陆的一个省,大陆还是沿用现在的体制,等着某一天人们突然醒悟。

中下结局:就是现在,两国两制。大中国在国际上地位还是不强大,受美日等国的牵制。

中上结局:和平统一,一国两制。可能比香港模式进步一点的一国两制,但是不再受外国的影响,不再需要使用金援外交。

这就像经济学里的囚徒困境,两个人都不敢往好的方向想,就只能做一个自保的选择了。希望台湾的大陆的领导人都能敞开胸怀,让囚徒走出困境。


附:什么是囚徒困境

1950年,数学家塔克任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,在给一些心理学家作讲演时,讲到两个囚犯的故事。两个嫌疑犯作案后被警察抓住,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接受审讯。警察知道两人有罪,但缺乏足够的证据。警察告诉每个人:如果两人都抵赖,各判刑一年;如果两人都坦白,各判八年;如果两人中一个坦白而另一个抵赖,坦白的放出去,抵赖的判十年。于是,每个囚徒都面临两种选择:坦白或抵赖。然而,不管同伙选择什么,每个囚徒的最优选择是坦白:如果同伙抵赖、自己坦白的话放出去,不坦白的话判一年,坦白比不坦白好;如果同伙坦白、自己坦白的话判八年,不坦白的话判十年,坦白还是比不坦白好。结果,两个嫌疑犯都选择坦白,各判刑八年。如果两人都抵赖,各判一年,显然这个结果好。但这个帕累托改进办不到,因为它不能满足人类的理性要求。囚徒困境所反映出的深刻问题是,人类的个人理性有时能导致集体的非理性——聪明的人类会因自己的聪明而作茧自缚。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5+00:00 九月 20th, 2007|blog, 杂谈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