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厘岛随笔之一

好久没有拿起笔来写写东西了,电脑改变了现代人的许多生活方式,人们习惯于用照相机当笔,用照片做日记。但图片画册出美丽的景色,却画不出人们内心的感受。

来巴厘岛之前,不知道度假和旅游的区别。以为出来玩就是一路走,一路看景,一路拍照。而不知道有一种方式是坐在酒店里发呆。玩过了刺激的漂流和各种水上运动,看过了壮观的情人崖和海神庙的惊涛拍岸,领略了水神庙,女神庙以及圣泉寺里神圣的宗教氛围,爬过了金大妈泥火山,看过了绝美的山湖景,终于有时间可以坐在酒店的庭院里吃着精致的早餐,喝着咖啡,享受悠闲,享受无所事事。

庭院里的竹子错落的的排列着,竹节挺拔,我看这珠子发呆,要想几百年前的王阳明也是这样盯着竹子看,却有了守仁格竹的佳话。粉紫色的蝴蝶兰从院墙上吊着的花盆里伸展出来,做一个邀请的姿势,还真的有两只白色的蝴蝶忽闪着翅膀朝它飞去。

水池中的雕塑上长满了青苔,像守护者院子的忠实的仆人,走近看却是一对抱在一起的情侣,那个姿势是天荒地老,是至死不渝,是永不分离的决心。伫立在水中,任雨打风吹。

不远处的芭蕉叶随风摆动,较大的叶脉被风撕成一片一片,不由得想起蒋捷的词“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,没想到宋词里的意境,在这里才第一次看到。

MP3里的音乐随机播放,刚好放到梁静茹的《宁夏》,没词比宁静更适合形容现在的心境。

当一片枯黄的竹叶飘落下来的时候,我意识到起风了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还没来得及准备,已经有滴答声响起,红色的不知名的花串被淋湿后显得分外鲜艳。芭蕉叶也更翠绿了,兰草上的水滴顺着叶子滚落下来,落在地上瞬间消失。屋檐下一排浅浅的沟痕,我才注意到原来是被落下的水滴打成的,当人们整天忙在各种繁琐的事务中的时候,是永远也注意不到这种微小却深刻的道理的。所以,我想能成为伟大哲学家的人,也一定是很闲的,整天发呆的人吧。

雨越下越大了,今天去乌布皇宫的行程也不得不取消了,坐在屋檐下看雨的感觉很奇妙,看着外面蜘蛛辛辛苦苦织成的蛛网,被大雨打得支离破碎,而自己安然无恙,那种在危险的环境中,能独善其身的快感,不可言喻。而幸灾乐祸的心理立刻又转成居安思危,如果没有这个屋檐,我们又会怎么样呢?想想路上没有带伞的行人,他的处境又是如何呢。人的一生就是这样,总会有下雨的时候,只是有时我们在屋中,那是最幸运的,有时我们在路上,就不得不面对风雨了,我们无法控制老天是否下雨,我们所能做的,只有随时准备好雨伞,或者调整好心态,享受一场老天的洗礼吧!

大宝 2010年12月29日于乌布酒店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3+00:00 十二月 29th, 2010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