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厘岛随笔之二

我只有在闲得发慌的时候,才会拿起笔来写点东西。看来我确实不是做写手的料。近两年的文思枯竭的厉害,经常在看见一处美景的时候,会有写诗的冲动,而几分钟之后,却还是一个字也憋不出来。

有一次在澳洲大洋路的十二门徒处观景,我就一直在想,如果李白来到这里,一定又会有一首波澜壮阔的诗歌流传千古,而我面对这巨浪拍岩,涛声轰鸣,却只留下一组表情很傻的照片。

甚至在我现在坐着的亭子里,如果唐宋八大家里的任意一个人也在的话,也会有一篇《**亭记》流传下来,而我所能做的,只有记录下另一组表情更傻的照片。

今人的智慧一定是胜古人的,与我同行来到巴厘岛的一对友人,他们的经济条件比较好,住到了一个比较好的酒店,准确的说是villa,别墅。根据他们的表述,再结合我中午吃饭时看到的一些四五星级酒店的照片,我想任意拿出一个来,其景色与精巧都不输给古代最精美的苏州园林,而今人的内心却不再会被眼前的美景轻易的感动,也可能是我们已经审美疲劳了,或者说内心变得足够强大了,再美的景色,都在网上,电视上看过了,在这个信息社会里,还有什么事会让人感到惊奇呢?

来巴厘岛之前,我在网上看了很多人写的游记,但与其说是游记,不如说是攻略,或者行程记录,有的人把花的每一笔钱都记录下来,吃的每一顿饭都拍了照片,友人把网上评价较好的饭店都整理打印了出来,来巴厘岛后一一对照,都吃了个遍。但我到今天却发现了一个问题,按照攻略吃,虽然都不差,却绝对吃不到最好的。我们在库塔地区吃的最好的一顿是在水上运动完后,司机带我们在路上随便碰到的一家海鲜店,而在乌布最好的一顿,就是今天中午吃的在网上推荐的pudi-pudi旁边的一家名叫pond的店,价格只有20000多rp,却是至今吃的最满意的一家,所以要想有惊喜,还是应该自己随便逛逛,当然也可能逛到惊悲,呵呵。

老婆在睡午觉,我已经不想写了,躺下来听听歌,准备等会去游个泳。哎,度假的概念是很难解释的,很难理解为什么花那么多钱出来,不出去玩,就整天呆在酒店里,看看书,听听歌,盯着景物发发呆,当我们自己稍微能理解一点儿的时候,或许我们就业已经培养出一些所谓的情趣,也就是小资情调了,呵呵。

大宝 2010年12月30日 于乌布酒店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3+00:00 十二月 30th, 2010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