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故土记 四、华北的农村

四、华北的农村

写下这第四段文字的时候,我已经身在澳洲了。这么多天了还能让我再次提起笔,动力只是在火车上看到的一个画面定格。

我从北京到徐州,又从徐州到武汉,来不及缓解旅途的疲惫,周日晚上,我又踏上了去太原的征程。在从武汉到太原的列车上,我有幸补到了卧铺,也就有幸在周一早上从容地看到了那令我感动的一幕。

火车隆隆的行驶,驶过我们的母亲河,那奔流不息的民族的血液,见证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的成长和国家的兴衰。我有幸从你的身上跨过,跨过这天上来的水,也便沾染了奔流到海永不复回头的决心。

火车隆隆的行驶,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洞,也许是河南,也许是山西,王屋山脉曲折反复,虽不甚高,但想当年修隧道时估计也费了不少周折。峰回路转,在火车到将近九十度的大转弯时,一片绿油油的田地映入我的眼帘,坦荡的麦浪,悠悠的白云,清风徐来,穗杆低头,隐隐看见农民们正在辛勤的劳作。此时此刻,火车仿佛已经变成麦海中的一楫长舟,神游天海,不觉陶醉。使我感觉还在人间地上的是那一个个小茅屋,那些并不是农民们的居所,只是干活累了时候的小憩之地。

火车隆隆的行驶,我想我看到了北方的农民,整整齐齐的麦地菜畦,带着草帽,双手拿着锄头的农民伯伯。没有机械化的农场,只有温驯耐劳的耕牛。他们无心陶醉于这美丽的风景,头也不抬的只是注视着脚下的那片土地。手臂翻飞,锄起土落。休息的时候就看看火车,和火车上的人们对视一下,那眼神中充满了温和,甚至没有一丝抱怨,没有抱怨做农民的苦,也没有抱怨老天的不公。

火车隆隆的行驶,我想我看到了北方的农村,每处都有几座红砖亮瓦的房子,但后面更多的是灰皮土墙的普通农家。好的房子大门头上都要有几个象征吉祥的字,什么“凝瑞”,“祥昭丰盈”……我以前一直认为农民们没什么文化,可是看了这些词,我感动不已,语言来自劳动,最精华的语言还是在劳动人民中。破落的房子也有很多,纸糊的窗户也随处可见,在农村民营经济盛行的今天,这样落后的物质生活,是该怜悯,是该唾弃,还是该反省?农民的意识没有到位,这是谁之过?

火车隆隆的行驶,我想我看到了农村的小学。方圆几十里内唯一的一个三层楼建筑,我确定那是一所小学。因为在只有我目测不到1000平米的操场上,竖着一根旗杆。下面站满了学生,说是站满,其实也不会超过一百个。而令我感动的就是,在这个大山里的孩子们,升国旗唱国歌时的动作是那么的肃穆庄严,我想我如果能看得到他们的眼睛,一定会被他们的虔诚所打动。他们唱得那么投入,那么用力。国歌声虽然远没有火车行驶的隆隆声响亮,但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都精确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,这是我回国第一次听到国歌和见到升国旗,不由得泪水盈眶。

火车又进山洞了,国歌声已经消失,但我不由得想起在国外被铺天盖地的反华言论压下来时的情形。让那些人去享受他们的生活去吧,没有看到中国农村的人们没有资格评论中国!

我写东西有些投入了,现在我的声音小了,我刚才竟然忘了我现在身在澳大利亚,看看窗外的熟悉又陌生街道,哎,长叹……

 
冯大宝发表于2005/07/31 19:20:56
By | 2017-06-07T13:59:47+00:00 七月 31st, 2005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