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位思考?何其难矣 ——对生活琐事的思考

        换位思考?何其难矣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对生活琐事的思考
Adan,Jack 他们两对都回国了,于是我成了这栋大房子的代理房东。

我们几个人3年半前就一起租房子,但是旧房子被房东收回,不得不重新找地方住。几个同学刚租下来的town house,澳洲的房子盖得很漂亮,二层楼,一楼是将近50平米的客厅,车库,厨房,洗衣房,二楼是3间卧室。刚看到房子的时候很兴奋,但是随着以前当家的Adan的回国,留给我一大堆未处理完的手续和问题。

以前这些问题都不用我过问的,Adan会把这些东西处理得非常好,我一直觉得他更适合学会计,而非IT。什么交水电煤气费,网络,电话,跟房东交涉,交房租,算帐,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甚至连星期几推垃圾桶,都不用我操心。

但是现在不行了,他们都回国了。留下的kk也是刚来澳州不久,而且性格跟我差不多,也是那种不喜欢操心,嫌麻烦的那种。这样,所有的问题,基本上就落在了我的肩上。

单是搞网络,就费死了牛劲。说好电话星期五开通,结果下个星期一都还没开通,要去询问电话公司;电话开通了,又要开通网络;网络说好开通了,还得去取寄到仓库的modem;取到modem,激活还出了问题;出了问题,还得打电话给网络公司;打电话,还得跟印度腔的英语对话;幸亏我当年还算练过,(学过IT专业的一些网络知识,还有很多印度同学),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那个印度的technical support沟通。

当家难啊。

俗话说,不当家,不知柴米贵。

当然,我对物价高低,一直都是有所了解的,因为以前我也会分担很多家里的采购任务。但是现在不同了,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来买。

家里来了两个新人,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小强,一个是父亲朋友的孩子超超,都是刚来澳州,我生怕他们不能适应澳洲的独立生活。

所以刚开始,我几乎像home stay一样的招呼他们。我就怕他们像我们刚来澳洲时那样,整天感觉吃不饱饭,整天饿肚子。搞到后来有了心理阴影。

我是来澳洲两三年以后,才能理解我刚来时,住在外国人家里,那个男的主人对我们说话的态度。我之前一直觉得那家人太小气,做人太差了。
因为刚来澳洲很不习惯那种简单的三明治午餐,所以那时,我们每天早餐都喝很多牛奶。一次喝一斤是常事。这样,他们本来预计三天买一次牛奶,现在每天都要买一次。
当我们抗议食物不够时,男主人居然跟我们说是因为我们太能吃了……

我恨那家人恨了有两年,总觉得他们是在坑我们的钱,而且不给我们吃的。直到有一次,我仔细的算了一下我们的房租,和应该的支出,以及他们付出的劳动,我才勉强理解了那家人。

我们那时确实太能吃了,而且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能吃……

那家人可能没有别的收入来源,只靠提供学生住宿和吃饭,每天的工作就是买菜,给学生们做饭,洗衣服,安排住宿,安排各种活动,接孩子上下学,等等,哎,说起来都不容易啊。


现在我自己当家,就更能体会以前homestay的房东的苦衷了。每天想着冰箱里的东西又快光了,该买牛奶和果汁了吗?该买面包了吗?上次的饼干还没吃完,要不要再买呢?还是等全部吃完再买。是不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吃?应该买新的了?还是不要养成他们挑食的坏习惯,必须全部吃完再买?要是不给买新的,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太小气了?

每天做饭要想着变点花样,今天做的菜是不是肉加的太少了?是不是绿色蔬菜不够多?可能还有人想带饭?昨天的剩饭该扔了还是继续吃?扔了太可惜,但是给他们吃剩饭又觉得有点亏待了他们?

垃圾桶是不是该推了,这星期不推,下星期的垃圾还能装的下吗?灶台是不是该擦洗了?要是Adan在的话肯定又要发火了。

网络流量又没了,这些人下东西太狠,40G没两个星期就用光了,白天根本上不了网;交煤气费的单子又来了,还要抽空去邮局交钱。中介打电话来说房子签合同时留的地址有问题,签字的人现在还在中国,要我怎么办?

哎,还是不要想了,睡觉去吧。

借博客发发牢骚。

以前总说换位思考,这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。只有现在自己做了房东,才能体会到作房东的感受。以前自己刚来澳洲的时候,哪里能换位思考得替房东着想?

只有房东和房客都当过了以后,才能换位思考得替房客想一想,这已经是我能做的全部的事情了。
同样的,我想只有自己有了孩子以后,才能体会下父母的用心。否则自己在那里意淫的换位思考也没什么用。
还有网上那些大陆和台湾的网民鼓吹的两岸人民都需要换位思考,但是没在那个位子上待过,如何换得来?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4+00:00 八月 12th, 2008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