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法忘怀——孟庭苇

一★ 品曲
听孟庭苇《月亮的脸偷偷在改变》
少女灵音能动人,《月》系孟少时所唱。音色绝美,鸧鹒鸣金不足以比其清脆;乳燕归巢不足以喻其娇柔。余谓“清理不可方物”以形容色貌,仅乃知亦可形容庭苇之音。
听录音机,声由脑入耳,有肌肤入胸中,犹发体内,全身经脉一畅。皮紧而发将立,心抽而腕即扼。欲以牙切咬其声。
情动处只飘飘欲仙。脑海立现一白纱裙少女,或碧海接天,沙滩奔舞,足迹串串;或秋林漫步,落叶悠悠,思绪绵绵;或指月而誓,华光披身,虔诚祈祷……觉柔情满天,纷纷扬扬,落至身旁。
呜呼!欲下泪矣,非为其事,而为其声,言为其声,实为其情。声中贯之以情,则染听客。情愈深,则染愈浓。
孟庭苇歌,情至浓,义至深,且曲亦美而和之,此吾所以酷爱孟庭苇之歌也。

(歌毕,而情未尽,犹浸其中,久不能出,遂倒带再放,仍觉不爽。便决定,听孟庭苇歌三月,一生不知肉味亦无憾矣。)

二★ 评性
餐时听孟庭苇则食增香;厕时听孟庭苇则觉无臭。然吾不忍厕时听孟庭苇,以其污之;亦不忍餐时听之,以其浪费。
听孟庭苇时宜合眼静卧,不得有其余杂声。耳机效果佳,则戴之;若音箱,则宜远置,两边对放。听之有欲求某物而不可得之感。此为最佳。
吾爱孟庭苇一因其歌,再因其为人。吾不曾见孟庭苇似其他明星,游戏,嬉闹于电视屏幕;亦不见其对事物妄加评论,或褒人贬人。与世无争,专心工 作。现有明星一类,欲常出镜露面,哗众取宠,频频在娱乐节目亮相。或指王骂李,如王朔之流,此亦为出名。与谓之“俗”。庭苇遗世独立,余以为姑射真人转 世,真仙品神质也。此亦何孟庭苇几无绯闻也,非不欲传,实无可挑也。

三★ 空灵

惊才绝艳,孟庭苇,白璧无瑕。
超凡脱俗,孟庭苇,冰雪聪明。
你的纯洁是泥涅不敢污的。
我看出来了,你是桃花岛的。你的歌声中没有龙象般若功的厚重,却有兰花拂穴手的空灵;没有黯然销魂掌的凝滞,却有落英神剑掌的飘逸。
你或是逍遥派的,歌声中没有火焰刀的炽烈,却是天山六阳掌的融暖;没有梯云纵的奋力,却又凌波微步的潇洒;没有化功da法的霸道,却有北冥神功的宽容。
对了,你练得是独孤九剑。没有降龙十八掌的沉稳,易筋经的博大,太极拳的精深,却只有一点:无招胜有招。

四★ 超脱
孟庭苇在远远的天的尽头,向我招手,让我过去。但我只是被她的深远而吸引,并没有要过去的意思。
她的音色慑人心魄,那暗带忧愁的嗓音让我不由自主,我又被征服了。
当我慢慢的往前走的时候,她却在笑着后退,我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她。怎么?我看错了吗?她淡淡的纯真的微笑,使我不敢怀疑,亵渎她,心中一股暖流。
我不是喜欢她的深远吗?越往她的方向走去,才越懂得她的深远。
消失,出现,在我的眼中,在我的脑中……
我以为只有女孩子会多愁善感,没想到我也会,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。
哎,都是孟庭苇勾的。
算了吧,真正惊尘绝世的女孩儿是不适合穿艳衣服的,一身素衣更能衬托出她们的气质,像孟庭苇,和她。
我看见远远的站着的,天海相接处,一身素衣,一会儿是她,一会儿是庭苇,慢慢的,渐渐,脸凝住了,眼凝住了,对着,看着,是她。
我醉了。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7+00:00 十一月 2nd, 2001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