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相

景龟走了快三个礼拜了,很难接受这个事实。

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心里总是很异样的感觉。

前几天还在拿小沈阳的经典台词开心——“人这一生其实可短暂了,有时候跟睡觉是一样一样的,HAO,眼睛一闭,一挣,一天过去了,HAO,眼睛一闭,不睁,一辈子过去了,HAO~~~~~~~ ”。

可现在听到,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我又把金刚金翻出来看了看,逼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虚无的相,虚无的相……

傍晚下班坐在公交车上,看窗外的人们都在忙碌着。

有的人在拼命蹬三轮车,拉着像小山一样的打包起来的矿泉水和饮料瓶子;有的人在菜市场使劲的吆喝,为了卖出那些看起来已经不怎么新鲜的蔬菜;有的人为了挤上这班公交而奋力敲打着车门,喊着司机停车……

也有像我这样写了一天程序,拖着疲惫的身躯,花两个小时回到家里,准备睡个觉,第二天重复着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工作。

佛经里有些东西一看就不能相信,但是不相信他,你有没有更好的解释方法,比如说人的命运,这个问题。

景龟从初二开始跟我同学,一直到高中毕业。五年中,他对我一直都非常的信任,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都会来找我,而我也相应的有感情或者生活上的问题,都会找他商量。

就在几个月前,景龟还找我帮忙解决些工作上的问题,我也答应他放假回家一定好好教教他网页编程。

怎奈过年放假的时间非常短暂,只是在一起玩了玩扑克,连过年回去一起打场球的愿望都没能实现。

现在也不想感叹什么世事无常了,翻出高中毕业要分开时给他写的一个东西,还真是:

五载三生友,

一别两地伤。

他乡月圆夜,

独自话凄凉。

愿他在另一个世界还能好好过,交到一帮真正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。

By | 2017-06-07T13:59:44+00:00 三月 1st, 2009|blog, 散文|0 Comments

About the Author: